1. 首页 星声星语 社会新闻 汽车资讯 军事新闻 健康新闻 热透新闻 女性生活 教育新闻 法律在线 大咖名流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社会新闻 > 内容

农民护工照料植物人14年不离不弃_社会频道_东方资讯
发布日期:2020-08-19 05:4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刘振雄

远望如父子,近看像兄弟,一个翩翩起舞,一个歪坐轮椅默默看。这一幕,除非天公作梗,每天傍晚6时许,在武昌东湖绿道九女墩小广场,准时出现。

起舞的是个护工,叫黎成林,64岁了。

瘫坐轮椅的是他护理的病人,叫程民超,貌似80岁,才66岁。

程民超的大脑皮层坏死,只有生命中枢还在活动,已成植物人。他不能为舞蹈作任何评价,但舞曲一响,他能安静,嘴角有时还会泛起笑意,好像真看懂了。

这是一段神奇的舞蹈。

而背后故事,令人动容。

病前他是个工程师

程民超1954年生,曾是武汉一家水利电力单位的总工程师。

他十分敬业,却不太关注自己的健康,很早就有心肌炎了,一直以为是感冒。

2003年的一天,他突然倒地不醒,休克了,经紧急抢救恢复了呼吸和心跳,人却再没清醒,一直深度昏迷。医生诊断,他的大脑缺血时间太长,脑细胞大量死亡,大脑皮层已坏死,只有生命中枢还在活动。

那年他49岁,正当年富力强。

他是个农民没读过书

舞者黎成林,是个农民,1956年生于原武昌县舒安乡(现武汉市江夏区舒安街),很贫困,没有上过学。

他心灵手巧,自学理发,天天挑着剃头担子走村入户。

改革开放后,村民纷纷进城,他没生意了。2006年,他50岁,也进城。因别无一技,想三想四,只有去医院照顾病人。

他在中南医院“求职”很久,没人雇他。程民超那时在中南医院医治3年,一直昏迷不醒。

护理这样的病人,喂食、洗澡洗脸洗口外带洗衣、端屎端尿,每天两次抱下病床、抱上轮椅,下楼敞敞气……这不是一般的累,所请护工都受不了。黎成林你愿护理?你来!

这样,他才当上护工。

这是黎成林“入行”来“第一单生意”,一直干到今天,14年了,他没换过人。

学拉二胡把病人“唤醒”了

总有音乐让植物人苏醒的传闻,黎成林便去学二胡,吱吱吖吖不成调,却天天拉,从2006年拉到2011年,终于有一天,深度昏迷的程民超突然笑了。

病人家属喜极而泣,反复对黎成林说:“恩人,他这辈子就靠您了!”

后来,病人从中南医院转到梨园医院,黎成林的二胡,依然天天拉。

“寂寞嫦娥舒广袖”

梨园医院后门就是东湖绿道,九女墩有个驿站广场,一群大学生组建了一个Music Party。

黎成林本是天天推着程民超去欣赏,但程民超好像没感觉,他就琢磨着跳舞的动感可能足一些。

2017年底开始学舞,对着手机视频踩舞步,学了几曲,不学了,黎成林干脆凭感觉随性而跳,“反正我只为他一个人跳,他感觉好就好。”程民超每次都直勾勾地看,“寂寞嫦娥舒广袖”。

每天傍晚的东湖绿道,都能看到这样的舞蹈。

人们来来往往,健身的健身,漫步的漫步,歇息的歇息,都把黎成林的舞蹈当成生活中的一部分。

“我会一直照顾他,

直到干不动为止”

医院护理的薪酬,无统一标准,多的每月上万元甚至更多,黎成林日薪150元。

“也有别的病人家属挖过我,付两倍多的工资。”黎成林说,“我动过心,但狠不了心,14年了,他现在只认我。”

黎成林的最大遗憾,是照顾14年,天天跟程民超说话,程民超没应他一声。成植物人已17年了,其语言功能可能早已丧失,但黎成林仍在盼望奇迹。

“我64岁了,有些体力不支了,我每天为他跳舞,也是为我自己,我要身体一直很好。我不会再接别的病人,这辈子,就他了。”

朴实的农民黎成林不知,他的故事,已成传奇。